神媽鍾麗緹

關於部落格
神媽鍾麗緹
  • 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七旬大伯用鏡頭見證杭城巨變

  1000多張歷史照片,每一張都記錄了一段美好回憶……   32年來,他背著單反相機走街串巷,把“影”留住   七旬大伯用鏡頭見證杭城巨變   □通訊員 柴冬雲 何珊珊 本報記者 錢禕/文   王巽庠/供圖   在杭州有這樣一位大伯,32年來,他用手中的照相機見證杭城生活變遷,用影像記錄美好生活。   這位大伯名叫王巽庠(筆名:遜翔),今年70歲。從1982年開始,他就迷上了攝影。   “當時聽說杭州快要舊城改造了,我想多留下些老街老巷的記憶。”他說,愛上攝影的理由原本很簡單,可這一愛就再也“剎不住車”了。   1000多張歷史照片,1000多段美好回憶……王巽庠為杭州城市記憶工程貢獻得可不少。   昨天,他的個人攝影展在杭州市檔案館開幕,名字就叫“把‘影’留住”。   一張張看似“寒酸”的老照片,喚起老杭州的好多記憶   展覽上,不少杭州市民圍在一組《火車東站的巨變》照片邊,紛紛議論開來。   “原來的杭州東站不在現在這個地方”;“當時還是矮平房,門口都是來來往往的大巴”;“一定要看牢包,一不小心東西會被偷掉”……   照片里,旅客們還是老式的著裝,矮矮的一層樓,房頂上用鋼條支著“杭州東站”四個大字,看起來有些“寒酸”,但這些場景卻喚起了大家的集體記憶。   “那時候等火車,都是門口臺階上坐坐,等著能買到張座票。”來參觀的沈大伯打開了話匣子,回憶起來滿面笑容,“你看看現在的新火車東站多漂亮大氣,坐上高鐵,想去哪兒去哪兒,而且比老底子快多了!”。   除了火車東站,幾組小河直街、孩兒巷等地的新老照片對比,也讓大家感觸良多。   “小河直街以前不能看的,房頂上的瓦片都是破破爛爛的,樹稀稀拉拉幾棵,河裡面還漂著好多垃圾,水都是泛綠光的。”市民王大伯說,現在的小河直街一片嶄新,白牆青磚、清水綠樹,要不是看了老照片,都已經快忘記那裡過去的模樣了。   這些照片都出自王巽庠之手。   老百姓的生活變化,看看鏡頭中的一塊煤餅   “拍照片拍久了,走的地方也多了,細心觀察身邊的事物,真的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。”接過王巽庠的名片,首先看到的是一個有意思的漫畫肖像,戴邊框眼鏡、舉單反相機已經成了他的標配,幾乎與他形影不離。   還在單位上班時,他每個雙休日都要抽時間出門,走街串巷,看到有意思的就按下快門。退休後,他更是全心撲在了攝影上。   在一組叫《小巷拾憶》的照片中,他拍下了居民們生煤爐、刷馬桶、撐衣服,還有搬個凳子聚在一起聊天的場景。這組照片,讓不少來參觀的人駐足,尤其是年紀大的老人都表示特別有感覺。   王巽庠說他最喜歡拍人物,老百姓生活方式的改變,從小小的一塊煤餅就可以看出。   “那時候,家家戶戶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生煤爐,把煤爐里的火燒得旺旺的。”王巽庠說,2007年他還去拍過郵電路4號的吳山煤餅店。這家被稱為“杭州鬧市區的最後一家煤餅店”,在不少老底子杭州人的記憶里,有著不一樣的情結。   上世紀80年代,杭州城區範圍內還有30多家煤餅店。現在已經一家都沒有了,家家戶戶都燒上天然氣了。王巽庠的照片,真實地反映了杭城居民生活質量的提升。   杭州城的舊貌新顏,他交出了一份真實記錄   32年裡,王巽庠幾乎跑遍了整個杭州城,打鐵關路、小河直街、大兜路、耶穌堂弄、勝利河、五柳人家、孩兒巷、大井巷、福壽里等,這一個個杭州人耳熟能詳的地方,通過舊貌與新顏,形成鮮活對比。   街頭市井百態拍起來最不容易,從2004年開始,王巽庠關註起了馬路上活靈活現的“小人物”。從60歲拍到70歲,10年尋找、10年追蹤、10年記錄,他格外珍惜鏡頭流動下的每個人物以及他們的生活。   在他的鏡頭下,有在上塘河畔給人鑲牙的大叔、有在天水巷口賣蔥包燴的阿姨、有在紹興路賣野鴨的小販,還有在沈家路兜客的摩的師傅……   “這些年,杭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”王巽庠說,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城市建築的變化,“以前,到處都是小街小巷,是老底子的味道,現在你看,滿眼都是高樓大廈。”   王巽庠想做的就是這樣,在城市變遷中,留下過去的痕跡。   此次《王巽庠個人攝影展》,就是他對杭州城市變遷交出的一份真實記錄,用一幅幅定格的畫面展現了日常生活中那些不經意的,一瞥而過的城市瞬間。   (原標題:七旬大伯用鏡頭見證杭城巨變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