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媽鍾麗緹

關於部落格
神媽鍾麗緹
  • 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三位老男孩開“黑工廠”一起打磨夢想

  機器人,是許多男孩童年必不可少的玩具。高達動漫,更是一代人的記憶。隨著年齡漸長,踏入社會成家立室,即使再愛好,模型也不過是個業餘消遣。可在廣州城裡,卻有3位老男孩,辭去穩定的工作,以製作模型為生。他們口裡說著朝不保夕,眼中卻閃爍著滿足的神采。   打造騎樓模型展 他們為夢想辭職   恩寧路騎樓街的拆遷與保留,引發廣州本土文化保育一場又一場的爭論,而2012年展出的騎樓模型展,則是以另類形式展示這一傳統建築的魅力所在。而這一展覽的大部分模型,都是阿翔等一群模型愛好者在他們稱為“黑工廠”的工作室,費時一年多打造出來的。這也是阿翔3年前與兩位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辭職創業後乾的第一單活。這單活雖然沒有任何現實報酬,但有的是他們將理想化為現實的滿足感。   說起這個騎樓展,還得回到幾年前。當時正在籌備亞運會的廣州,對全城進行了大規模的整飾工程,大街小巷裡的騎樓同樣不例外。從小就愛製作高達(機器人)模型的阿翔突發奇想:從來沒有人為廣州的傳統建築製作過模型,何不趁此機會,用另一種方式來保留下這些傳統建築。   於是,已從事室內設計師近10年的阿翔拉上了同在廣州熱熾模型俱樂部的兩個好友———做網絡客服的怪獸和在一外資玩具公司從事設計工作的小華。大家一拍即合,並利用業餘時間,在租下來的“黑工廠”日夜趕工。   “後來想,不如乾脆一心一意地從事模型製作吧。”於是三個已經成家立室的“老男孩”頂著壓力,辭去了原有的工作。在專心製作騎樓模型的那一年,完全沒了收入來源,甚至還要墊錢買材料。   “前後做了兩次大規模的模型展,除去政府贊助的10萬元,自己還倒貼了幾萬塊,但當時的想法是,現在再不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老了就更沒機會了”,阿翔辭職的時候才剛剛辦完婚禮,正是囊中羞澀之時,但對模型的那份熱愛讓他下定了決心。   “當時的想法是,做完騎樓展就算了,轉為製作機器人玩具,當門生意來做”,但那次騎樓模型展讓阿翔的“黑工廠”團隊有了名聲,開始有客戶找上門來,希望他們能幫忙製作場景模型。於是,當時的興趣就成為了今日的謀生工具。   化身手工藝人 藏身“黑工廠”   阿翔的團隊,雖然創業3年多,但仍沒有一個正式的名字,他說就叫“黑工廠”吧,黑色的黑,有heart的heart,(粵語中,黑與heart音近)。工廠里除了正在製作的模型,還有三個人多年搜集回的模型和玩具。在隱身於濱江工業園內的這個“黑工廠”里,阿翔正忙著拿鋼絲刷給做好的沙盤掃出一道道刮痕。   “這樣之後撒石膏粉就更容易附著,更有質感”。怪獸則在一旁拿著塑料板一邊切割形狀,一邊粘合到泡沫板旁邊,“因為有些層次的形狀不滿意,可以適當填補一下”,但每一下的切割,怪獸連草稿都不用打,想要的形狀瞭然於心。而小華則在窗邊的小工作桌前,小心地為藍精靈村裡的小蘑菇噴上鮮艷的色彩。   三人分工很明確,“阿翔的搭建技能最高,小華上色技能最高”,怪獸介紹道。小華插嘴道:“怪獸是萬金油啦,乾什麼都行。”三個人,各忙各的,偶爾交談兩三句:“你說這蘑菇上什麼顏色好?”“藍爸爸要朝哪個方向擺?”商量過後,又繼續埋頭苦幹。   這次訂單來自東莞一商場,對方要求訂做一個藍精靈村落大場景模型。阿翔稱,現在製作時的從容和淡定,都是幾年做模型累積下來的經驗。   據阿翔介紹,第一次的騎樓展耗時一年多,製作過程中不斷要整修返工。“換到現在,大概兩三個月就能做出兩三條騎樓街的模型了,但對自己的要求也更高了”。現在,模型三人組每天都是中午時分開工,經常獃到晚上10點才離開工廠。製作模型,一站就是十個小時。阿翔說,他們是從上班族變成了手工藝人。   興趣 始終是最強職業驅動力   “別把我們寫得光為了夢想哦,我們也是唯利是圖的”,小華故作認真地和南都記者說。幾乎每一個拿興趣當職業的人,都會面臨這個問題:是否為了生計,就要接受一些興趣之外的東西?   阿翔說,雖然做模型是興趣所在,但現在大家都是有家室的人,首先要想的,還是怎麼賺錢。但即便如此,阿翔坦承,只接自己感興趣的訂單,“那麼辛苦轉行就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嘛。”所幸,這幾年做模型得來的名聲,經朋友介紹,現在找上門來的訂單都很符合他們的口味:“喜歡奇幻卡通的場景,感覺自己就像導演,在拍一部大片。”   據說,像黑工廠這樣以做模型為生的團隊在廣州還是首個。阿翔說硬要給他們分類,大概就是道具製作的行業,模型製作還不足以支撐一個行業。由於沒有別的競爭對手,缺少行業收費標準,黑工廠對於自己的人工費也不便開高價。製作材料費、黑工廠的租金水電,每人約五六千元的月薪,這些加起來,就是他們一個訂單的要價。   “搵食艱難啊,經常做完這單,不知道有沒有下一單”,目前除了手頭上正在進行的藍精靈項目外,阿翔表示還有兩個正在洽談中的訂單。“但訂金一天沒到手,心裡還是會擔心”。   怕不怕有一天沒了創作的靈感?“怎麼會,從小就喜歡看動漫,那些場景都深深印刻在腦海裡。給個主題,我就大概知道要做出什麼樣子的場景來”,也正因如此,黑工廠製作的模型場景,即使是最寫實的騎樓展,都增添了自己的創意在裡面,才製作出了高達機器人與騎樓的奇異融合。興趣,始終是他們從事這份職業的強大驅動力。   採寫:南都記者 葉孜文 實習生 陳子明   圈成員   阿翔   外號“得把聲”,2012年騎樓展的創始人,20多年製作模型的經驗,從開始的高達模型到現在的大場景模型,是團隊的核心頭腦,最擅長場景的構建。   怪獸   個子高高,手藝精巧,被譽為團隊里的萬金油。因為加入熱熾模型俱樂部而與阿翔結識的怪獸,自稱是被阿翔忽悠辭職而上了賊船。只要手中一拿起材料,那專註的神情仿佛與外界隔絕。   小華   最愛拿著噴槍,對著道具來個大改造,毫不起眼的材料在他的手上都能展現出新的魅力。場景製作中最難的造舊效果是他的拿手好戲。同樣是熱熾模型俱樂部的資深會員。  (原標題:三位老男孩開“黑工廠”一起打磨夢想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